科技期刊出版机构会构建怎样的防火墙?期刊编辑如何做好“守门员”?期刊会否继续录用有撤稿记录的作者的论文?

我认为负责任地使用信息工具能够改善可发现性,整合科研内容以快速浏览相关内容、指示关系,甚至生成研究假设。

30年前要花几个小时收集的信息现在只需要3分钟就够了。我们如今在研究流程、医疗卫生和医学教育中受到的信赖和发挥的作用,在我刚做出版人时只是梦想而已。在下一个时代,我们还将运用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及其他技术来支持科研进步。

编辑的任期一般是8至10年,这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但不是终身。

换句话说,科研人员依赖于彼此之间能够信任的信息。因此,科学知识的进步仰仗于对他人成果的诚实肯定、科研行为的诚信、成果的分享、同行评审的诚恳反馈以及可信赖的研究沟通。

同时,学术界对于初级科研人员的小问题也显示出包容,例如,在论文的“研究方法”部分抄了几句话,但却充分说明“参考”了原作者,实际上是一个轻微的违规。

科学对于解决诸如食品安全、气候问题或可再生能源等世界上最重大的问题至关重要,而科学要发挥作用,就必须被资助机构、政策制定者和公众所信赖。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世界需要可信赖的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所有:凯时APP

试想一下,同行评审报告的分享就是一种非正式的科研信息渠道,其传播量甚至超过已发表论文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