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陈辉介绍,2001年,为了筹备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举办的云南省第七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有关领导找到他,请他根据红河本土民族特点,设置一个本土项目纳入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陈辉当时就想到红河州哈尼族民间流传的“双拐运动”。
“从2003年高脚竞速正式成为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竞赛项目以来,,我们云南高脚竞速稳步前进,目前已经进入全国前四。因此,,我们现在应当依托优势,举办丰富多彩的赛事,以赛促练,增进省内各州市运动员争创一流的积极性,为我省在全国的赛场上再创佳绩储备人才!”4月21日,红河学院教授陈辉跟记者分享了他对高脚竞速发展的想法。
经过多方思量,陈辉代表学院将双拐规则设定、比赛项目的设置、规程方案制定等材料上报上级有关部门。2002年初,经过批准,陈辉开始带着一批学生展开训练。同年4月,省内16个州市、云南民族大学等单位派人统一到红河学院进行双拐项目的培训学习。当年9月,“双拐”被列为云南省第七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竞赛项目。那年“双拐”设置了12个小项,红河学院组队代表红河州参加比赛,拿了7个项目的金牌。
“从2003年开始,连续五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都是由红河州组队代表云南省参赛。”因2003年是首次参加全国的比赛,在器材和技术训练方面与全国优秀省份存在较大差距,战绩不佳。但后来经过不断总结和积极对器材、技术展开研究,通过理论与实践训练的反复尝试,陈辉形成了从器材和队员的选择,到训练方式方法以及参赛的心理训练等一系列较为科学的方法。在他的带领下,云南高脚竞速项目在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的成绩稳步上升,一届比一届好。
高脚竞速原名高脚马,是流行于南方少数民族地区的一项民间传统体育项目。它与我国北方的踩高跷有近似之处,运动员需两脚分别踏在两个高脚马的脚蹬上,一步一步地前进或后退,在高脚马上进行速度和力量的角逐。
第二年,在全国第七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经湖南省推荐,“双拐”首次被正式列为竞赛项目,并根据其特点定名为“高脚竞速”。云南“双拐”的竞赛方式和湖南推出的土家族高脚马竞赛规程、竞赛办法、项目设置基本相同。至此,“双拐”与全国接轨,统一称为“高脚竞速”。


取得这样的成绩,与训练方式密不可分。陈辉告诉记者:“高脚竞速在练习中的最高境界就是人的重心和拐的重心在一条线上,实现‘人拐合一’,否则就容易掉拐或摔拐。‘人拐合一’的技能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最少需要半年全天候的训练。但在训练中也要讲究科学,我会根据队员的个人情况区别对待,制定训练计划。同时,要特别注重安全,避免运动员受伤。如果不能达到‘人拐合一’,运动员自身的优质素质就没法发挥出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民族时报》

说起近年来云南省在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取得的成绩,陈辉如数家珍:“2007年,在广州举办的全国第八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云南高脚竞速男子和女子100米、200米都进入了前六名;2019年,在贵阳举办的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云南高脚竞速男子2×200米获得二等奖,男女混合4×100米获得三等奖;2019年,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举办的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云南高脚竞速女子100米、200米都是第二名、男女混合4×100米也是第二名。在比赛规则中,二到四名都是二等奖,可以看出云南省高脚竞速的水平与冠军仅一步之遥。2019年,在郑州举办的全国第十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云南省男子、女子2×200米都是第二名,女子100米获得两个三等奖。女子200米获得三等奖。”
“今年将举办的云南省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总规程上,高脚竞速的单项规程进行了很大变动。比赛小项由原来的15项变成了和全国接轨的7项,夺金点减少了,竞争变得更加激烈。”陈辉说。(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马新焕)